说出自家身份的时候,王夫人已经可以预见严绍的反应了。不怪王夫人如此感慨,实在是这段时间见到的人情冷暖实在太多。就连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少女,也是微微侧过脸去,显然这类事情最近确实是没少见到。

    作为豫州刺史,王允不敢说位高权重,却也差不了多少。往日里府前车水马龙,虽说王允老头刚正不阿,也能从中窥见一二。可是自从王允得罪了张让等人入狱后,一切就全都变了样子,曾经喜欢主动登门拜访的人,如今全都不见了踪影,几乎门可罗雀。王府的人,更是如蛇蝎一般,让人退避三舍,生怕有一点沾染。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到没什么可怨的…”话虽如此,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女,就算自我安慰着,这种孤儿寡母被人欺凌的感觉又哪里让人好受的起来。

    不想听了王夫人的身份后,严绍的确是变了脸色,但却是变得更热情了。

    “不想居然是王子师大人的夫人,晚辈这里有礼了,来,夫人快请上车吧…”不等王夫人反应过来,严绍已经殷勤的搀扶着她上了马车,到是把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