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的月光下,笛音轻轻飘出。

    徐徐微风吹过,吹动着树梢上的枝叶,也吹动着伊人的发丝。

    就仿佛是形成了某种默契,几日里,只要一到夜深时,严绍便会来到这个院落轻轻吹奏笛音,而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位置上也永远不会缺少一个俏丽的身影。

    两人默默的坐在院落里,就仿佛不愿打破这层默契,院落中所存在的除了笛音外,便只有风吹动树梢所带来的少许声音。

    自然,能在连续几日里不被发现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而原因之一便在于一直都守在院落门口处的孙观跟管亥两人。

    这两个铁塔似的人物,此刻却充当着望风的角色,只要有人靠近便会对院落里的两个痴男怨女发出警示。

    听着院落里传来的笛音,管亥忍不住抱怨道。“我说,我们这究竟什么时候算是个头啊,北海那边可是有不少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虽说里面的音律真的很好听,可是作为粗人的管亥却不觉得有必要连着好几天都这样。

    一旁的孙观也是叹了口气,摇摇头道。“看看再说吧,我看要是不出个什么结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