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下面似乎并不怎么在意的严绍,王夫人有些恨的咬牙切齿。

    她会邀请严绍到府中入住完全是出于好意,毕竟对方还曾经救过她。自然其中也有一些私心,如今王允蒙冤入狱,王家正是风雨飘摇的时候,若是能有严绍身边的几个家将在,至少可以震慑一些宵小。

    可是谁曾想,这个本来是自己处于好意才邀请来的男人,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跟自己的养女私通,这跟骂她是个瞎子有什么区别?

    如今的王家虽说风雨飘摇,但毕竟是高门大户,这种事情对于世家而言可说是奇耻大辱。固然王夫人没有能耐拿严绍怎么样,可是收拾区区一个貂蝉还是没问题的

    别看往日里王夫人以养女称呼,但这终究摆脱不了婢女的身份。

    作为主人的王家,对貂蝉可以说是生杀予夺,就算是现在便令人乱棍打死,在法律上恐怕也不会有人多说些什么。谁想就在王夫人狠了狠心打算如此的时候,严绍却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霎时间,原本还很嘈杂的大堂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看着严绍,王夫人用不可置信的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