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亲笔信交给了严绍,王夫人目送着严绍等人的离开。

    其实到不是说她不想处罚严绍,只是如今的王家风雨飘摇,绝不是多惹是非的时候,何况严绍还是北海郡的太守,虽说官职比不上王允,可也绝对不是能够轻易处置的。

    就好象当年的太史慈一样,太史慈之所以会逃亡辽东,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东莱郡跟青州刺史部不对付,显而易见,在汉王室还拥有一定权威的情况下,就算是一州刺史也无法轻易处置手下的郡守,最多也就是找像太史慈这样的‘小卒子’报复。

    何况严绍是青州的郡守,而王允却是豫州的刺史,别看豫州跟青州挺近的,隔着一个州,就算王允的权利再大也没用。

    至于请青州刺史出面帮忙给严绍穿鞋小鞋?甭管王允如何,他终究还是豫州的刺史,对青州的官吏们而言是外人,越是封建的时代,排外也就越严重。

    要是青州刺史真的帮着外人对付自己人,那只怕整个青州的官吏都要反对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了。何况如今王允还已经深陷监牢,又哪里还有什么人情可言。

    所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