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儿,我们这便走吧…”见王允一行已经走远,严绍低下头来对着貂蝉道。

    貂蝉与他本就两情相悦,且又有了王允的许可,将她托付给了严绍,心中自然不可,只是有些羞涩的低下头来。

    有些怜爱的轻抚了一下她的脸庞,严绍的心中满是疼惜。

    王允不可能一下子救出来,就像汉王朝并不是一瞬间就坍塌的一样,这段时间里貂蝉一直都被关在了柴房里面,虽说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可是几日下来也绝称不上好,直到王允从牢狱中脱身,王夫人才将貂蝉放了出来。

    “公子…”脸红的躲开了严绍的手,貂蝉微微的道。

    失笑了一下,严绍收回了自己的手,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只是转身看了一眼正渐渐苏醒的洛阳城,却是微微叹了口气。“跟上次来时相比洛阳却是破败了许多,古人云:月盈则亏,水满则溢,果非虚言啊…”

    跟上次讨伐黄巾结束时来洛阳相比,这座城市明显破败了许多,闹市的店铺跟去年比略显少了一些,脚下的路面也变得有些坑坑洼洼,不复往昔的平整,就连街道上零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