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花园里,张宁看着不远处落在花蕊上的蝴蝶,轻轻一叹,在她的旁边则是摆放着一件尚未完成的绣帕。

    这是她往日里不曾做过的,自从严绍去了洛阳后,她也开始练习了起来。在这个时代,女红是一名女性必备的技能之一,即便是帝王之妻也一样如此。

    就如陪伴在孙权身边的吴夫人,就有‘三绝’绝活:可在指间以彩丝织成龙凤之锦是为‘机绝’。能用针线在方帛之上绣出‘五岳列国’地图是为‘针绝’。又以胶续丝发作罗丝轻幔是为‘丝绝’。

    本来陪在严绍身边的她完全不必如此,严绍也不像这个时代的人一样看重什么女红,只是作为这个时代的女性,张宁也无法免俗,何况严绍平日在外她也需要有些消遣时间的东西。

    只是绣到一半,她却忍不住想念起了严绍。

    “也不知道严大哥现在怎么样了,还有多久才能回北海来…”轻轻叹气,抓起摆在一旁的绣帕,张宁再次举起针线来,只是却再也无法集中精神去完成手中的绣帕。

    也不奇怪,严绍要从洛阳回来了,肯定会先派家人回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