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的来使一身狼狈,尽管衣服还算是完整,可是上面却到处都是血污,一看便知道是刚刚才从沙场里面闯出来的,身上甚至还淡淡的散发着血腥气,与大堂内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幸好这时房间里的众人都算是从沙场上走出来的勇将,对此到不会有什么不适。

    看着他的样子,严绍有些吃惊。

    “来使为何会是这个样子?”

    也不怪他会这么吃惊,先前他在房间里的时候听到的消息仅仅是有乐安郡的使者过来的。

    严绍上任的这段时间,跟隔壁几个郡到也不是一点联系都没有,毕竟几次讨伐黄巾,基本上都是在齐郡或是乐安郡境内进行的——————这也是严绍所主张的,御敌于国境之外。

    没办法,眼下的北海正是休养生息的时候,好不容易才算是恢复了一些元气,严绍怎么可能让他们闯进自己的领地范围内捣乱?

    只是御敌到没什么,在人家的地盘上剿灭黄巾便不可能不跟当地的地方官有所联系。好在严绍剿灭的黄巾在这两个郡也是为祸不浅,严绍剿灭了他们,这两个郡的地方官跟世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