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城外,大旗迎风招展,每面旗上都写着一个大大的严字。

    旗帜之下,两千余军士如山岳一般,雄立于外。看着这支军马,严绍的眼中有着深深的满足,这便是他手下的强军,是他立足于北海最大的依仗。

    正是凭着这支军马,他先后讨伐黄巾数十次,才能坐稳这北海郡守的位置,也正是凭着这支军马,才能让北海上下不敢轻忽慢待,不至于变成世家手中的傀儡。

    “有如此强军,天下也可去得…”

    若是这支军马让严绍感到骄傲,那么对张念造成的便只有震撼。

    来之前,虽以听说过北海军马雄壮,不逊边军许多,然而只有亲眼目睹了这两千强军,才能明白为何王玄会让他来北海求援,而不是那个巫师从未离开过身旁的青州刺史。

    翻身上马,甲胄在身上发出碰撞的响声,严绍对着孙观跟武安国二人道。“我离开后,北海便交给你二人了。”

    “请主公放心,我二人必保北海无恙!”彼此对视一眼,孙观、武安国二人齐声道。

    “太守大人,我们是不是…”清醒过来,张念连忙道。

    也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