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马而出,有些惊讶于严绍的年龄,邓安还是厉声喝问。“严绍,我与你素无仇隙,今何故起兵攻伐于我。”

    “某乃朝廷官吏,今问邻郡惨遭匪乱,起兵救应不是顺理成章?你等虽自称乃是为了百姓,实际上却跟盗匪无疑,所经之处赤地千里、寸草不生,比那蝗虫还要狠毒三分,如此暴行难道就不怕遭到报应吗!”想及这次途径临济时几个县的惨状,严绍怒声质问,

    这次邓安起兵攻打乐安,当然不可能第一个就瞄准了郡治所,而是先对郡内的县都袭掠了一番。虽说并没有能攻破城池,可是城池之外却是被洗掠一空,除了那些逃入县城的百姓外,剩下的要么被裹挟了去,要么就是惨死在黄巾的刀下,一路所过,几乎到了十室九空的地步,黎民苍生惶惶不安,就算黄巾已经退去,那些逃入县城的百姓依然不敢回归家中。

    严绍的话让邓安哈哈大笑。“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我等所为正是奉大贤良师之命,推翻暴汉,此等义举你这暴汉的走狗又怎能明白,看在你年纪轻轻的份上,本帅不与你计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