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潮涌而来的黄巾军,北海军马微微骚动了一下。就算平日里严格?32??练,几乎没有一日松懈,可是除了跟随严绍南征北战的那些军马外,剩下的其实都是从原来的北海守军中挑选的,并没有什么恶战的经验…

    好在,仅仅只是一下而已…

    阵阵箭雨落下,黄巾们把简陋的木盾护在顶部,箭矢扎落在上面好像豪猪的刺一样。一些比较倒霉被射中的或是惨叫着倒在地上,然后被更多的箭矢射中,或是就这么一声不吭的闷头向前,因为他们很清楚若是不解决掉对面的官军,好运未必会一直伴随在他们的身边…

    那些运气差的…

    如今已经伴着惨叫成了他们的踏脚石…

    付出了数以百计的伤亡,冒着箭雨,这些黄巾总算是冲到了近前。那些站在最前排的军士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狰狞的面孔,还有手中长枪刺穿对方身体时的那点微妙触感。

    惨叫声,嘶喊声,此起彼伏。

    大批的黄巾军撞在了枪阵上,其中大部分都成了长枪上的葫芦,但是剩下的黄巾还是喊叫着,把自己的同伴当成盾牌一样冲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