旄旗之下,严绍站在山坡上面俯瞰着整个战场,数十名亲卫簇拥在旁确?32??着他的安全。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个观察整个战场的绝佳位置,也让严绍得以看清整个战场形势。

    “子义,你看那边…”举起被鳞甲覆盖的手臂,严绍指向远处的战场。

    “那边?”

    “那便是邓安那贼子尚未投入进来的兵马…”

    就算只是草莽出身,邓安仍旧懂得一些用兵之道,并没有仓促的便把全部兵马都投入进来,而是留了一部分兵马以防万一。这些兵马虽然不是很多,可也有千余人,比太史慈的敢先军还要多出一倍来。

    严绍相信太史慈的能力,敢先军也确实是北海军马中最精锐的一支,无论是人员上还是待遇上,都绝对是全青州最好的,绝不负精锐之名。

    但是敢先军尚未真正成军,所谓的精锐也仅仅只是跟寻常兵马相比。

    若是派敢先军下去,或许的确能胜,可是那样的代价就太大了…

    “帮忙帮到这个地步,未免太蠢了些…”摇了摇头,严绍看向下方。“不过今天看来是不太可能分出什么结果了…”

    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