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的曙光从地平线上升起,然而望着外面,那些刚刚从营帐里爬出来?33??军士却感到了一股寒意,因为这意味着新一天的战事又要开始了,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葬身在这乐安郡的土地上。

    在亲卫的帮助下披上鳞甲,严绍握紧了马鞭。

    相持越久损失也就越大,这个道理不需要他人讲明,严绍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只是邓安等黄巾足有数千之众,是自己兵力的几倍之多,而且这段时间以来纵横青州,几乎没碰到过什么敌手,气势正盛,贸然对敌想要获胜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循循渐进,慢慢寻找机会…

    所谓以正合,以奇胜就是如此。

    至于那种一个照面就把对方打的溃不成军的战例并非没有,但都是在实力差距过大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的,北海军马虽然精锐,却也不可能达到如此地步。

    眼下那张念虽然已经去临济面见王玄,不过严绍并没有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王玄身上——————为将者,把希望寄托于他人绝非统兵之道,而是寻死。

    换句话说,王玄那路兵马对他而言只能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