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史慈一人一骑冲于阵中,身边虽千军万马,却无人是他一合之敌,那些在他旁边的贼寇更是被他骇的不敢靠近,居然硬生生的让太史慈在乱军中杀出了一条缺口来。

    “诸君,随我杀贼!”见自己弄出了一条缺口来,大喜之下,太史慈先是枪挑了对面的一个头目,而后对着身后的众多军士大喝。

    主将如此勇武,何况麾下的士卒?

    那些军士本就是由太史慈亲自训练出来的,太史慈在这些军士之中威信甚高,如今太史慈又是带头冲锋陷阵,但见敢先军齐声呼喝,区区数百人,居然骇得对面千余贼寇齐齐后退了一步。

    “这些窝囊废!”自己最信重的军马居然表现的如此窝囊,邓安顿时一声大骂。

    要知道先前那些军马来历并不简单,乃是邓安起兵时的亲信组成,这些年来征战,这支军马一直都是他的底牌,无论是待遇还是其他方面都强于麾下的其他兵马,也正是凭着这只军马,邓安才能纵横青州,吞并数多同为黄巾的贼寇。

    这严绍的厉害,确实是出乎了邓安的意料,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严绍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