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绍的话,让宴上冷场了好一阵子,就连那些下人都闭上嘴巴,动也不敢动一下,王玄更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严绍,不敢想象先前的话居然会是他说出口的。

    到是严绍在旁边把玩着酒杯,就好象先前的话压根不是他说的一样。

    过了好一阵,才听王玄冷声道。“使君先前的话,莫不是在威胁本郡…”

    那些乐安郡的官吏脸上,也纷纷露出了怒色。

    乐安郡虽然不是什么大郡,更比不上北海,却也不是能这么让人威胁的。

    那几个乐安郡的武将更是抽出了腰间的刀剑来,引来一阵惊呼。只是不等他们动手,就见伴在严绍身边的管亥、周仓等人已经抽出环首刀指向他们。想起这几个人在战场上的勇武,那几个乐安郡的武将反而不敢轻举妄动,让王玄脸上一阵难堪。

    “绍此番言语纯粹是出于公心,又怎么谈得上威胁,相信您也清楚,眼下乐安并不安全,死了一个邓安,还有赵安、李安。我们刚刚离开北海,就有一伙黄巾跑到乐安来也是说不定的事…”说着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严绍看着王玄背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