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严绍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居然连向州家询问一声也没有就擅自出兵,还有没有把我焦和放在眼里,还有那个王玄...”大堂内,焦和大声的咆哮着,声音甚至冲出的屋子,惹得外面的一些仆人纷纷朝着里面看去。

    最近一段时间乐安郡遭袭的事,闹的是沸沸扬扬的,而这其中的主角就是严绍。仅凭一己之力就将进犯乐安郡的黄巾击溃,甚至是斩杀了大头领邓安,如此功绩足够让所有人为之侧目。再加上严绍如今不过才20出头,谁听了不称一声‘少年英雄’?

    就算是他们这些在州家做事的人,也是感慨不已。

    可惜的是,严绍的这番作为,偏偏犯了焦和的忌讳。

    无论多么的喜好清谈,又或者是经常向巫祝拿主意,作为一州刺史,焦和都不能容许有人冒犯自己的权威。这也是为何在冒犯了州家的权威后,就连太史慈也要亡命辽东的缘故。

    过去青州一直饱受黄巾之苦,焦和这个刺史却始终拿不出办法来。因为整个青州都这样,各郡虽然怪焦和无能,却也没法说些什么,毕竟他们自己也是毫无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