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绍从来都没有担心过乌桓人,就像孙观说的一样,如今麾下兵马足有六千之众,其中单是能用的兵马就有四千多,剩下的则需要守护城池,免得贼寇袭城。

    但这并不意味着严绍能动用的兵马只有四千,真到了必要时,完全可以让当地世家或是富户出人出力,黄巾之乱时各州郡就是这么干的。

    严绍真正担心的,是乌桓人走了之后的情况。

    如今青州黄巾丛生,根本在于两个原因,一个是数年前的水灾,另一个则是焦和的无能,所谓天灾人祸就是如此。

    “青州本就因为水灾损失惨重,无家可归者甚多,我自出任北海以来,一直致力于弥补水灾带来的后患,到如今也不过是略有成就而已。其他几郡的情况比之北海还要差上许多,再加上焦和那无能之辈,使得青州黄巾铲之不绝...”

    说到这里,严绍的目光中包含着忧虑。

    “若是这乌恒人来了,再闹上一番,本就苦不堪言的百姓更加难过,只怕他们刚离去没多久,这青州的黄巾便要翻上一翻了...”

    自古以来农民起义,基本上都是百姓活不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