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绍本就有些好奇是怎样一个女子跑来,声称自己能解决青州的危机,见到女子之后更是惊讶不已。

    眼前的女子面如海棠,妩媚入骨,身上虽然穿着素服,却把身段显得玲珑剔透,就如熟透的果实,实在是个妖娆至极的尤物。即便是严绍房中的貂蝉,虽比这女子美上三分,可是若是论及身段,却像青涩的苹果,更不用提张宁了。

    严绍本就有些好奇是怎样一个女子敢跑来,声称自己能解决眼前的乌桓之乱,见到女子后更是惊讶不已。“你是何人?”

    太史慈跟管亥等人看了过去,也是一脸惊讶的样子。

    那女子微微欠身,一举一动都妩媚到了极点。“妾乃齐国人,陆烟儿,此番特为解使君之忧而来…”

    严绍心中一动,莫名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仿佛在哪里听过一样。到是一旁的管亥闻言大咧咧的道。“此番乌桓南下,足有万余之众,你这小小女子能有什么办法…”

    也不怪管亥会这么说,而是贾琮送来的消息说的很清楚,这次从冀州南下的乌桓人足有万余,其中大部分都是骑兵。就连他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