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北方的平原上,一支数目庞大的队伍正缓缓南下。

    跟寻常行军中的军队不同,这并不仅仅只是一支叛军而已...

    一个乌桓骑兵策马疾驰,险些撞到旁边的叛军,引来了阵阵喝骂,然而那个骑兵非但不已为意,反而回过头来大声的嘲笑,惹得那些乌桓人怒骂起来。只是听着马背上的尖叫声,怒骂之后,这些乌桓人却又大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听着胯前的尖叫声,那个乌桓骑兵却是有些狰狞的给了一拳,然后在高耸处狠狠的揉捏了起来,至于马背上的女人,却是疼的连痛呼都来不及,就连对胸前传来的感觉,也只能是默默的闭上眼睛,任由泪岁自脸颊上甩飞出去。

    若是换了个人见了此事,可能都会动恻隐之心,然而有着同样遭遇的,又何止她一人而已...

    就在乌桓人的队伍后面,数不清的百姓正如牲畜一样,跟在乌桓人的后面,人人的手上都被绳索一个接一个的绑着,只能是麻木的跟从着,若是有人稍微慢了一些,就会被那乌桓人狠狠的抽上一鞭子。要是实在是跟不上了,那些乌桓人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