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领,我们现在距离鬲城已经只剩下不到一百里地了...”看着跟幽州截然不同的土地,收起手中的地图,速仆折手下的一个头目开口道。

    鬲城,是从冀州过来的第一个城池,也是平原最北边的一个城池。

    换句话说,假如他们想要寇掠青州,鬲城就是他们的必经之地。

    “你说,那个严绍现在会不会正在鬲城附近等着我们呢...”马鞭在掌心稍微敲打了两下,速仆折悠然的问道。

    尽管这一趟下来,他只能算是喝汤的,可是即便是这点汤水,也已经比他在幽州时能得到的要多的多,何况眼前还有偌大的一个青州正在等着他。对这种跟过去被汉人威逼着去打仗截然不同的生活,他已经有些乐在其中了。

    甚至有许多次他觉得,这才是他们乌桓人应该过的生活,而不是过去那种被汉人随叫随到,不得不用自家子弟的性命去替汉人作战的那种生活。

    “很有可能...”那个头目想了想,答道。“虽说在黄河以南堵截我们是最好的办法,但如果他不想如此,那么在鬲城等着我们就是唯一的办法了。”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