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领,情况有些不对啊...”或许是胜利来的有些过于容易了,一直陪在速仆折身边的那个头目忍不住皱眉道。

    其实不只是他,就连速仆折自己也觉得不对。“是不是胜的太简单了些?”

    就算青州军再怎么没用,也不至于只坚持了不到一个时辰便败了。

    “而且将军请看...”指了指前面正朝南方退去的青州军马,那头目开口道。“这些汉军虽然在败退,却退而不乱,族中子弟冲了好几次,始终没法把他们给冲散了...”

    骑兵可不只是在不远不近的距离上轮流抛射而已,更多的则是在这么做的同时,寻找军阵的薄弱处或者是连接处进行冲击。眼下青州军败退,可以说是最佳的追击时机,偏偏青州军却是退而不乱,几次冲击都没有奏效,这就难免会让人有些怀疑了...

    ——————————分割线——————————

    环首刀从对手的脖子上抹过,一泼鲜血溅在了孙观的胸前,把本来是黑色的鳞甲染成了暗红色。

    看着对手从马背上滚落,孙观喘了口气。就在这时,又一个乌桓人乱叫着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