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对吧…”巫祝的表情既疯狂又绝望,就好象每个被打入地狱深处的人一样。

    不久之前的他,还曾经是焦和最倚重的人,这个即便是一州刺史也言听计从的男人,几乎是站在了青州顶点的位置。就算是下面的那些郡守们,就算是看不惯焦和如此听从一个神棍的话,表面上也会露出尊敬的样子。更不用提寻常官吏或是富商,在焦和身边的日子,每日里饮宴不停,看着那些世家子弟讨好的表情,这种感觉很好,更让焦和觉得有些着迷。

    可是转眼之间,他就从天堂堕入了地狱…

    因为鬲城之战的事,他彻底失去了焦和的信任,就如每一个谎言被揭穿的神棍一样。

    而没有了焦和的信任,他也不过是个很普通的神棍罢了。

    曾经的尊重没有了,那些金银财富,美味佳肴也随之远去,他更是被逐出了刺史府,转而搬入了一个狭小潮湿的屋子里,这一切都让他感到疯狂,也因为这个恨上了眼前的女人。

    看着再也不复往日潇洒的师兄,陆烟儿心底微叹,轻轻一笑。“如何,我这次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