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帐内来回度步,韩宪的眉头紧皱。

    下面的大小军官也是相互对视,不发一语,使得帐内的气氛十分凝重。

    此番血战,各郡兵马的伤亡都不少,不过这次收获的战利品不少,不单是乌桓人从冀州带来的钱粮,还有那两千余匹战马。虽说其中大半都归北海郡所有,剩下的根本不足以让各郡分配,但那只是对一郡之地而言,若是对象换成几个人,就等于是天文数字。

    这时战马的价格很高,即便是较劣等的战马,至少也要九十多斛粮才能换到。一个郡守或都尉一年的俸禄才多少?一百多匹战马,就算是用最低价来换算,也相当于上万斛粮,足够把青州的大小官吏喂饱,所以到是没什么人对鬲城之战的结果有什么抱怨。又因为乐安跟济南国的兵力本来就不多,还需要防备黄巾趁势闹出乱子,严绍便让这两地的兵马暂且先回去,对此各郡也是同意了的。

    至于北上冀州的事,各军到不是真的没有抱怨。

    只是严绍打着‘免得乌桓人再来’的旗号,加上念着冀州给的好处,半推半就的,也就从了...

    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