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兵贵神,青州距离洛阳可不近,若是带着步军去,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赶到洛阳,那时只怕黄花菜都凉了,所以他才会冒险只带一千敢先军去。

    为了尽快赶到洛阳,一行人几乎日夜兼程。

    与此同时,洛阳的张让等人也听到了风声。

    “这何进,此番却是要置我等于死地啊...”示意通风报信的小太监退下,张让恨声道。

    就像曹操担心的一样,这么大的事情根本无法保密。何进能在他们的身边安插一些人,十常侍又怎么可能会不在何进的身边也安插一些呢?

    “那何进原本不过是一屠户而已,要不是我等抬举,他怎么可能会有今日,如今却是恩将仇报。”赵忠也显得十分恼火。

    见他们在那边嚷嚷了半天却就是不说正事,段珪无奈道。“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还是赶紧想想该怎么解决这次的事情吧,若是真的等各州郡的人赶到,只怕就连何后也护不了我们了。”

    确实,如今何后之所以还会护着十常侍,是因为她还没有受到太大的压力。其他人就算心中恼火,也不可能对这个皇帝的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