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并了北军之后,董卓在洛阳已是权势滔天,哪个大臣不惧怕他?

    所以接到了董卓的邀请之后,几乎所有大臣都选择了出席,而不是拒绝。

    至于严绍?

    尽管严绍这个太守的职位在百官云集的洛阳算不得什么,但好歹他手下还有一千骑军。虽说这千余敢先军在洛阳已经彻底沦为配角,但好歹也比那些手无寸铁的大臣们要强上不少,再加上严绍背后也有王允等人帮衬,最后也在董卓的宴请名单中,而且位置还是稍微靠前一些的。

    可惜的是,严绍丝毫不觉的荣幸就是了。

    远远的看见董卓的府邸,已经是车水马龙,看上去似乎比当日张让府邸门前还要热闹上几分,严绍摇了摇头,对一旁的太史慈跟周仓嘱咐道。“一会进去之后,你二人就在殿外等候,切记,不可让兵刃离身。”

    这次他只带了五十个亲兵跟太史慈还有周仓两人进城,至于孙观则是被他留在了城外,负责统领敢先军。

    “主公,莫不是这次酒宴会有风险?”周仓困惑道。

    “并不...”太史慈摇了摇头,替严绍解答道。“只是以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