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或许汉代并没有这句话,可是道理怕是自古就有的。

    君不见董卓专权,百官云集,而最后唯一敢跟董卓刚正面的,却是除了肉山大魔王之外,麾下兵马最多的丁原?反倒是那些自诩忠臣的大臣们一个个闭口不言。

    由此可见,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道理,即便是在汉代也是通行的。

    董卓自诩权势滔天,这次饮宴只是为了抖威风,外加寻求百官的支持,却从没想过居然真的有人敢反对自己,怒目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居然是不久前才赶到洛阳的丁原。

    “大胆,汝可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掣出佩剑,便要斩了这个敢跟自己作对的家伙。

    还不等董卓的剑落下,就见殿外已经有一个魁梧的武将阔步走了进来,这武将浓眉外张,眼神凌厉,极其英武。

    严绍所熟知的武将里,也就只有太史慈才能与之相似,却还是要差了许多。

    再加上那把几乎可以说是标志性的方天画戟,甚至不需要别人介绍,严绍已经知道眼前这人就是三国时期的武力值标杆。

    “吕布!”

    尽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