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家,都算是这次屯田政策中受害较大的,再加上又有董卓跟焦和幕后支持,犹犹豫豫的,最后还是点头。

    “可是那严绍麾下兵马超过六千,而我等手下最多也就只有千余人,不解决这个问题,想要拿下严绍的人头岂不异想天开?”这时一个穿着青衫,形容削瘦,留有山羊胡的老者突然开口道。

    脸上的沟壑,见证着他的阅历,也让他明白自己几人跟严绍之间的差距。

    “却是这个道理…”其他几人也是纷纷点头,如今世道乱了,而且是彻底的乱了。汉室的威严到了这个地步,基本上也就只剩下一个遮羞布。往日里他们这些世家对地方官吏并不怎么看得上,无过于自身的实力,还有就是自家在朝中也是有着人脉的。

    那些地方官吏又要借着他们的影响力来治理地方,又要顾虑他们在朝中的人脉,自然也会对他们倚重,最起码会在施政时顾虑一下他们的态度,考虑到他们的利益。不然他们只需要稍微动些手段,就足够让官吏焦头烂额。

    偏偏这时别说是朝中的大臣们,就连天子也是自顾不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