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铁军,浩浩荡荡的开出城去,沿途皆有百姓围观。

    “到底出了什么事?难不成又是什么操演?”透过酒家的窗口往外看去,一个酒客显得有些惊讶。

    旁边另一桌的酒客听了,忍不住笑话道。“听说是挺县那边有黄巾进犯,你这厮天天在这喝酒,怎么消息这么不灵通。”

    “黄巾?”那酒客有些惊讶。“那些家伙难不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来北海寻晦气?”

    “管他呢,左右不过是些黄巾,哪里会是使君的对手,我们还是继续喝酒吧…”

    这时消息传播的速度还挺快,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挺县那边出了情况,不过到是没有人觉得有什么可担心的。区区黄巾罢了,严绍手底下被剿的乌桓都有不少,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在城门口的位置,看着兵马离去时带起的烟尘,却又那么几个人在那里窃窃私语着。

    “花费了这么多的代价,可总算是将这太史慈给调了出去。只希望挺县那边能给我们多拖延些时间,直到事成为止...”

    “我们花了这么多的大价钱,那姓秦的怎么也给把事情办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