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寒冬,冷风呼啸。

    换作是往常,即便是军士只怕也已躲进帐篷以避寒风,然而此时城墙外面大批的军士却急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许多军士甚至连避寒的衣服都没穿,只是着着单衣便跑了出来。

    “见鬼,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连半点信都没传过来!”

    “这还用想,肯定是城里面有人叛乱了,没准就是世家的那些人,他们早就对主公的屯田之策不满了,如今不过是彻底撕破脸皮罢了...”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为何还不赶紧进城去?”

    “没有人给你开城门,难道你还打算飞过去不成?!”

    不错,这便是阻碍着城外兵马入城的最大阻碍,跟鬲城那样的小城不同,营陵好歹也是北海的治所。就算是在青州也是难得的大型城市,尤其是在有大量难民逃亡北海避难后,营陵的人口更是增加许多。如此的一个大城市,除了城墙作为基础,肯定也会有一条护城河。

    如今能在城外驻扎的都算是严绍的直系兵马,其中许多都跟黄巾还有乌桓人作战过,算是沙场上的老手,考虑到如今城里面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