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天空变成了红色,数不清的房屋燃烧了起来,不断有百姓从房屋里跑了出来,想尽办法的去救自己的房子,火却是越烧越旺。至于那些还没有大火殃及到的百姓,却几乎都躲在了屋子里面,期望着这场混乱能够早一点结束。

    他们并不清楚在郡守府发生的事,也不清楚作乱的主谋已经被杀,更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对他们而言,在黎明到来之前躲在房间里是最好的选择。

    “主公,并没有找到洪寿的尸体,看来他已经跑掉了…”

    就在严绍还在台阶上时,一个甲士突然走了过来抱拳道。

    漆黑的铠甲被染成了暗红色,在甲片的边缘部位,甚至还不断的有血从上面淌下。不过凭着多达三层的铁甲,这个甲士的身上固然到处都是破损,却是连一个伤疤也没有,再加上那张刚毅的脸,作为这批甲士的首领,他的武力值甚至比孙观也差不上多少。

    “也不奇怪,我的那位世叔本来就是个见风使舵的家伙,见了事情出了差错,会跑掉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说着严绍又看了一眼下面的尸体。

    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