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营之处,战斗已经逐渐接近尾声。

    无论营中的军士究竟有多么的卖力,都不可能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的劣势实在是太大了。

    首先他们并不是正规的野战军,而只是负责守城的兵马。跟北海的其他兵马不同,并没有那么多的机会有实战经验。无论是当年讨伐黄巾又或者是后来讨伐乌桓,基本上都没有他们的机会。

    这也使得他们成了北海的诸多兵马里面最弱的一支,不过这时并没有什么外敌能威胁到严绍,所以这种事情也就无所谓了。何况想让守城的兵马跟在外征伐的兵马一样精锐,难度实在太大,除非是轮换制度。

    再加上他们又是突然遭到袭击,很多人根本没有准备,对方的人数又占据优势,要不是周仓在前面勉力坚持,只怕早就已经溃败了。

    但是现在,周仓伤重,其他兵马也多力竭,溃败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

    沉重的呼吸声,周仓竭力喘息了几下,甩开了旁边军士的搀扶,自己一个人挣扎着从地上坐了起来。

    “将军!”见周仓如此,旁边的军士惊慌道。“将军不可啊,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