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

    一声厉喝,制止了陆烟儿的行为。

    原本护从在旁的甲士向前一步,身上甲片锵然作响,手按在刀柄上面,目光凌厉的瞪视着陆烟儿。仿佛要是再有什么下一步的动作,他便会把刀抽出来一般。直到陆烟儿朝着他嫣然一笑,缓缓退后两步才松开了刀柄。

    只是没人知道,这个甲士心底其实也是暗自叫苦。

    毕竟这个女人如此的妖媚入骨,谁知道自家主公会不会真的动心?说不准就会为了讨好美人给自己两双小鞋穿。何况万一真的被自家主公收入房中,眼前的这个女人便等于是自家的女主人,到时候想怎么收拾自己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如果可以,他宁愿自己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旁边,一动不动的。但是职责所在,让一个女人这么肆无忌惮的去摸自家主公的脸,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一个护卫该做的,所以就算再怎么不愿,也只能出口干涉。

    好在严绍只是挥了挥手,示意没什么关系。

    注意到严绍的动作,那甲士也是松了口气,缓缓退后两步。

    “奇货可居吗?”身子稍微向后靠了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