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我家夫君比做货物,小姐不觉得有些失礼吗?”水滴般的声音自殿外传入,就见貂蝉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旁边还伴着张宁跟之前悄悄溜走的那个侍女。

    很显然,是那个侍女听到了两人的谈话,悄悄跑到貂蝉跟张宁那边去通风报信。毕竟男主子身边突然多了个狐狸精要自荐枕席,这时不通风报信一番,未免也太失职了些。

    含蓄的打量了一下陆烟儿,虽然对自己的相貌十分自信,貂蝉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狐狸精确实是个可以迷倒男人的尤物。心中暗自庆幸自己过来了,不然事情还真有点危险。

    “而且姑娘如此,不觉得有些作践自己吗?”

    乍一看到貂蝉跟张宁,陆烟儿也惊讶了一下。

    她也曾听说严绍的房间里藏着两个绝色,却从未见过。话虽如此,她对自己却很是自信,觉得论姿色不太可能有人会胜得过自己。结果在看到了貂蝉跟张宁之后才发现,自己似乎过于想当然了。

    不说貂蝉,单是一个张宁就已经跟自己不相上下,至于那貂蝉,论容貌更是胜过她三分…

    要说唯一占据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