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值冬日,寒风凌烈...

    城墙上的旗帜被风吹的四处飘动,发出沉闷的响声。

    这时城墙上的守军已是拉弓搭箭,箭矢泛着寒光,脸上表情虽然紧张,目光却十分坚定,只待一声令下,就要叫下面的兵马好看。城墙上的其他军士也在匆匆忙碌,将口口大锅架设在城墙边缘的位置上,旁边还有军士将木柴塞进锅底,而后燃起大火,将锅里的热油烧得滚烫。

    稍微不注意些,就会有热油从锅里溅出。被烫到的军士面容扭曲,好在这时又还没烧的特别热,那军士闷哼一声,便再次跑到锅子旁边。

    然而伴着焦和的声音,这些人却如石像静止下来。

    周围文武不敢置信跟鄙夷的目光让焦和无地自容,但只要想到城墙下面的那些兵马随时会杀上来,取下自己的人头悬挂在旗杆上,焦和便不可避免的感到惧怕。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的背后已经没有任何靠山了。

    过去无论他多么无能,又或是多少人看他不顺眼,刺史的位置都不会动摇,因为在他的背后有着汉室做靠山。只要对方还自称是汉臣,就不可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