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议结束,孙坚领着麾下兵马向着泗水关的方向而去,至于严绍则是领着太史慈、管亥等人回到了自家的大营。

    这次各路兵马的粮草,除了诸侯们自己携带了一部分外,剩下的多是有冀州方面负责。冀州乃是天下有名的大州,物产富庶,虽说这次会盟的联军足有二十多万,居然也可以勉强支撑得住。

    返回营帐,示意亲卫们将灯火点燃,已经有人把酒菜端了上来。

    “主公,刚才在盟主那为何不把先锋的位置抢到手,让孙坚占了头彩,那孙坚在江东时不过是剿些叛贼而已,如何能跟我等相比!”管亥有些不满的抱怨着,杯中的酒水却是一刻也没停止,最后喝的兴起,干脆让人弄了个海碗过来,等到把整整一坛子的酒全都喝光之后,才很是畅快的道。“好酒!”

    管亥是从起兵之前就一直跟随严绍的,彼此之间关系十分亲善,加上此人只是个莽汉而已,并不能藏得住什么心思,严绍对他却是信赖有加,如今听到他在那抱怨却是摇头笑道。

    “急什么,那孙文台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把西凉军杀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