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的天气就和往常一样寒冷,军士们穿着特意加厚过的衣甲,就算被冻的瑟瑟发抖还是强让自己挺直腰板,生怕因为在诸侯面前失了军威而被责罚。

    虽是如此,暗中的小动作却并不少,只是这时场中并没有一个人关心他们罢了。

    营寨中心的位置,众诸侯早已到齐,平日里花天酒地的,面子上的威仪却是一点也不肯少。

    换作往常,这时袁绍只怕已经开始跟下面的诸侯们寒暄起来,只是也不知道为何今日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只是坐在主位上冷笑不断。站在他背后的则是两个卖相极其威武的武将,正是那两个无论是战华雄还是战吕布时都不曾露面的河北大将颜良、文丑。

    就算不清楚发生了些什么,在场众诸侯的嗅觉还是有些的,明显感觉到要有事情发生,一个个的都收去脸上的笑容。

    “主公,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稍稍倾身,身上甲片撞动,太史慈疑问道。

    往日里就算战事再怎么困难,袁绍也会保持着一份盟主的气度,今日却冷笑不断,实在是很难不叫太史慈心中猜疑。

    “子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