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严绍背后麾下千余骑依次展开,孙坚心中暗叫不妙。

    刘表的兵马固然极多,他却不怎么看在眼里,一是荆州兵马并不善战,二是刘表帐下没有什么良将。那蔡瑁他也认识,水上或许还算有些本事,陆战却只是个庸才罢了。再加上荆州又无什么骑军,就算打不过,走总还是没问题的。

    可是严绍却不同,无论是华雄还是吕布都是棘手的人物,在他手下都吃了大亏,尤其是那华雄更是连命都丢掉了。而且看他这次带来的兵马都是骑军,严绍又是能征善战的人物,麾下良将极多。要是被此人缠住,他还真未必能回的了江东。

    孙坚暗叫晦气,却不愿意示弱,也抱拳一礼。“复先,好久不见,怎的你也来趟这浑水,莫不是听信了袁本初的话?”尽管前番血战,弄的身上狼狈不堪,铠甲上更是到处都是血污,不过坐在马背上依旧是威风凛凛,仪表堂堂,让人不由称赞。

    严绍也是抱拳对着孙坚一礼。“文台,你这事真是做的好生糊涂,那玉玺乃是传国之宝,本该归天子所有。而今天子虽为董贼掳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