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表所住的宅邸内一片歌舞升平,似乎就连外面严冬凋零的气象也丝毫没有影响到这里的气氛。那些府中的歌妓一个个在宾客的目光中摇曳着腰肢,雪白如凝脂的肌肤吸引着每个人…

    就算往常自诩定力非凡的文人士子,如今也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歌妓们巧黠明媚的笑颜更是让他们有些神魂颠倒的…

    ‘啪嗒’一声,却是有个宾客不小心将桌案上的酒杯推倒,里面的酒水瞬间洒满了案面,弄的一片狼藉,更是引来其他一些宾客的侧目。

    暂且不提匆忙上前收拾的下人,一直坐在主位上的刘表脸上却是挂着笑容。

    作为荆州之主,在这片土地上刘表的权利不敢说是独一无二,至少也没什么人敢违逆他的意思,尤其是在皇室威严大损的这个时期尤为如此。

    “那个严复先如今在荆州如何?”对他人来讲下面的歌舞或许能让人目不转睛,甚至是神魂颠倒。但对刘表而言却早已有些厌腻,再加上他本就是清谈文人的性子,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美酒,刘表对着旁边的蔡瑁问道。

    其实当初刘表会邀请严绍,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