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刚开始严绍还不太明白刘表这么做的含义,那么在得到管亥无意中的提醒,便瞬间醒悟了过来。

    他并不清楚自己的推测是否正确,但只要有那么一丁点的风险,严绍也不能去冒,想到这里他不由看向旁边的黄忠。

    黄忠被他看的有些奇怪,不由问道。“主公,怎么了?”说着甚至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想搞清楚是不是自己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所以才会让严绍露出这样的表情。

    不想严绍却是有些严肃的开口道。“汉升,这次只怕你给跟我们一块走了,而且必须要带上叙儿…”

    “为何?”黄忠心中一惊,不清楚为什么突然之间他就要跟着严绍一块离开,尤其是在严绍还很清楚黄叙的病情并不能轻易移动的情况下。

    但他还是很快稳住了心态,因为他清楚严绍不是个无的放矢的人,既然这么开口了,其中肯定会有他的理由。

    果然,没多久严绍已经解释了起来。

    “这次的事情那刘景升只怕是记恨在心里了,所以才会出了这等的招数,想把我从荆州赶出去。毕竟我是北海太守,就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