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甘宁的船只距离已经很近,但是看了看对面的黄忠还有一众甲士,却也有些忌惮。

    尤其是黄忠手中的大弓,先前那一箭就是以甘宁的武艺,也几乎来不及闪避,若是这箭矢指向的是他麾下的儿郎,怕是都要死在此人的箭下。

    还有那些甲士,人数人数虽少,却是难得的精锐,站立于船头却巍然不动,身上甲械周全。真如他最初说的一样,是块难啃的硬骨头。要是非上去啃的话,很难说不被崩下颗牙来。这就未免有些得不偿失,甘宁虽然勇猛,却不鲁莽,不然也不会在荆州水军的围剿下还这么快活。

    只是严绍的话,却让他怒极反笑。“严太守莫不是想让我投到你的帐下,去做汉室的爪牙?”

    “这么说未免难听了些,不过确实是这个意思…”似乎没有看到甘宁脸上的怒意,严绍轻笑了一声。“而今奸贼乱国,天下不宁,如兴霸这样的豪杰难道就甘于在这长江上做一个小小的贼寇吗?某虽不才,却欲讨伐奸贼,平定乱世,正缺兴霸这样的豪杰相助!”

    “尔不过区区一太守,有何德何能让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