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从芦苇荡中冲出来的敢先军,各个都显得十分狼狈,有的战马本来是白色的,可是从芦苇荡里面冲出来以后却变成了棕色。还有的别说是战马了,就连铠甲也跟着变成了那个啥的颜色,实在是狼狈之极,就连骑军的气势也跟着荡然无存,就像是一群落汤鸡一样。

    其实这到也不怪这些人,就连骑军中骑术最好的赵云,现在也一样狼狈不堪,不说胯下的白马,就连身上的白袍银甲也沾染了许多污渍,更不用提其他人了。说到底骑军想要赶上一支船队是很困难的,短途还好,长途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就算人不需要休息,战马也是需要休息的。那种战马一直用最快的速度疾驰,连歇息都不需要,日行千余里的情况,通常只存在于神话故事里面。这几日下来,无论是江面上的严绍,还是岸上的孙观、赵云他们其实都不怎么舒服。严绍一行也就不必多提,几乎都是北方人,这时的船只在江面上也不怎么平稳,稍微有些波浪就会变得十分颠簸,想舒服也舒服不起来,最后甚至弄得船上护卫的甲士不得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