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甘宁果然是好武艺,难怪主公会如此上心,甚至用这千余战马作为赌注!”岸边上,看着船只上面正在对决的两人,孙观赞叹的道。

    作为敢先军的统领,严绍用这支兵马的全部铠甲、兵刃乃至战马作为赌注,只是为了赌一个水贼,这叫孙观这个统领怎么可能认同。只是身为臣子,又在较远的距离上,孙观也只能采取默认的方式——————总不可能让他在岸边上跟严绍叫嚷着自己不同意吧?那样北海一系岂不是要颜面尽失?这种不智的事情孙观才不会去做呢…

    当然,这倒不是说孙观不懂得人才的重要性,实在是他不觉得一个水贼有什么重要的,居然要用整支兵马来作为赌注?

    直到他看到了甘宁的武艺…

    甲板之上,甘宁的刀势迅如疾电,或许是出身水贼的关系,几乎每一招式都非常狠辣,大开大合,若是换了一个武艺稍微差上那么一些的,只怕顷刻间就会被这甘宁斩杀,‘锦帆贼’的名头确实不是浪得虚名。

    至少在看了一阵之后,就哦算是孙观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若是自己跟甘宁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