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笛音传来,翩翩入耳。

    不远的位置上,蔡琰略有些诧异的看了严绍一眼,似乎是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是个武夫的人,居然在音律上还有相当的造诣。这些笛音的水准到不是特别的高,但也达到了相当的程度,再加上又是过去从未听过的音律,到也让蔡琰有了些兴趣。

    “诶…”怼了怼旁边的孙观,管亥咧嘴一笑。

    孙观也是轻轻一笑,觉得眼前的一幕很是熟悉。

    当初在洛阳的时候,严绍就是用的这一手追求的貂蝉,却不想今天也在用这一手去套近乎。不过跟洛阳时相比,严绍的水平明显提高了不少,就连蔡琰也是带着欣赏去听,何况是其他人?

    “不想主公于音律之上居然还有如此的造诣,实在是让忠有些吃惊啊…”轻抚了下胡须,黄忠微笑道。

    最近一段时间黄叙的病情有了极大的好转,基本上已经可以正常的下地走路,只是暂时不能骑马。不过对这个黄忠已经有了极大的满足,连带着最近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赵云也跟着赞同的点了点头,看向严绍的目光明显有些崇敬。

    君子六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