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守府内,貂蝉看着远处刚刚绽放的花朵轻叹了口气。

    花香弥漫在院落里,可是她的心却有些孤寂。当初她会跟着严绍从洛阳离开,是因为她跟严绍两情相悦,本以为离开之后两人一起的生活应该就是花前月下的那种。严绍在那吹奏着笛子,而她则是在月光下起舞,不得不说这确实很符合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的幻想…

    但是血淋淋的事实却击碎了这一切,才刚随着严绍回到北海没有多久,山一样的公务便埋在了严绍身上。再加上严绍房里又已经有了一个张宁,两人独处的时间其实很少。也是因为这个,无论是貂蝉还是严绍都很珍惜这仅有的独处时间。

    本来,若是这样,虽然不像离开洛阳时那么美好,但也能让貂蝉稍微满足一些。离开洛阳的时候她就已经清楚严绍的身份,知道对方并不是那些可以每日里跟她一块花前月下的文人士子,而是一地郡守,不仅需要照顾她,更需要照顾治地内的上百万百姓,对眼下的生活也不是没有心理准备…

    谁想平静的生活才刚开始没多久,那个叫陆烟儿的狐狸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