旄旗之下,看着远处城墙密密麻麻的人群,严绍显得有些惊讶,手在胯下的马脖子上拍打了一下,有些啼笑皆非的道。“这蔡起如此冥顽不灵,难道他以为自己还有什么胜算吗…”

    听到严绍的话,周围的将校也跟着哄笑了起来。

    没办法,作为部将,主公都这么说了,难道他们能不笑?还打不打算在严绍帐下继续混下去了?

    再者他们也觉得严绍的话很正确,这些东莱的鼠辈确实很可笑,大军已经压境,居然还指望着这些乌合之众抵挡他们。

    “主公,不可以三军为众而轻忽大意啊…”见严绍谈笑的如此轻松,旁边的赵云连忙劝谏道。

    所谓勿以军重而轻敌,勿以独见而违众,勿以辩说为必然,祸莫大于轻敌。自古以来因为轻敌的缘故而失败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别的不说,官渡袁绍就是轻敌了,所以输了。赤壁曹操也轻敌了,然后输了。还有夷陵也是,刘备轻敌了,最后不仅输了,连命都搭上了。

    当然,这些赵云都不知道,他只是觉得严绍如此轻敌,作为臣子他需要出面劝谏才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