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城墙上的北海兵马越来越多,隐隐开始有守军丢下兵刃悄悄留下城墙去。若不是城墙上还有留下来的督战军官在,很是砍杀了几个逃兵,勉强维持了局势,只怕城墙上的局势早已糜烂不堪。

    只是…

    就算督战队再神勇?难道就能改变眼前的形势了?

    按理来讲,攻城战算是各式作战中最困难的一个,这点只要看看钓鱼台就知道了。宋理宗嘉熙四年(1240),四川制置副使彭大雅为了抗击蒙古军,派甘闰于合州(今重庆合川)东十里钓鱼山上筑寨。淳祐三年(1243),四川制置使余玠命冉琎﹑冉璞主持修筑钓鱼城,迁合州治所于此,驻以重兵,以控扼嘉陵江要冲。宝祐二年(1254)王坚任合州守将,大规模修城设防,陕南﹑川北人民纷纷迁来,钓鱼城成为数十万的军事重镇。

    六年,蒙哥汗率主力入四川,攻占许多地方,钓鱼城却巍然屹立,成为阻击蒙古军的坚强堡垒。开庆元年(1259)二月,蒙哥进驻石子山,亲自督阵攻城。从二月到五月,先后猛攻一字城和镇西﹑东新﹑奇胜﹑护国等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