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那文士提供的策略何止是破釜沉舟,简直就是同归于尽。

    指望着涌入乐安的黄巾能够老老实实,安安分分的,跟指望汉室立马就能复兴没啥区别。

    尤其是如今乐安兵备薄弱,用兵力来形容身上穿着的衣服。假如严绍这边是正常的夏季服装,那么乐安这边就相当于是身上只有几块遮羞布。

    这么一个身上只有几块遮羞布的女子,出现在一大堆如狼似虎,饥渴了好久的壮汉面前,最后的结果会是如此几乎是不用考虑的事情。

    王玄就是这么个情况,区别只是这个壮汉究竟是谁,是严绍还是徐和。

    换句话说,就是选择让谁***究竟是让严绍上,还是让徐和上。

    前者的手段好歹能温柔些,说不定心情好了,还能给个名分,后者怕就是各种简单粗暴,完事之后提起裤子直接走人,至于别的则是想都不用想。

    “你这哪是让我选择,分明是劝我也降了严绍!”

    想明白这个道理,王玄瞬间火了起来。

    既然都是让人上,何不干脆选择手段温柔点的,他又不是抖M,有让人**的习惯。

    当然,他也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