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已经战胜了青州黄巾,营寨内的巡视仍旧十分严密。往来巡逻的军士极多,不过跟之前相比气氛明显要宽松上许多——————战胜了敌人之后,还想继续保持原有的警惕未免太难了点,真正还能让将士们如此的也就只有森严的军纪了。

    不过在从公程昱跟程武父子身边经过时,巡逻的将士们多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们,却没什么人上前打扰。

    严绍对程昱的任命还没有公布出来,这些巡视的将士根本不清楚程昱是谁又或是什么身份。但程昱既然能在营内来去自如,想必也是严绍的客人,起码身份上要比他们高出许多来,他们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伴随着阵阵的脚步声跟甲片碰撞的声音,从旁经过的将士们渐渐远去,消失在视野内,只把程昱跟程昱留在了大营的边缘位置上,继续看着百余丈外的‘大型工程’。

    看着爱子毫不在意的样子,程昱长长地叹了口气。

    经常说虎父无犬子,可实际上却是虎父犬子的几率从来都没有小过。不然三国时期那么多的名臣猛将,为何他们的后代却大多平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