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刘备居然跑来想要调停,而且书信中隐含讥讽之意,帐内诸将几乎都动怒起来。

    尤其是管亥等将,更是愤怒到了极点。

    他的那两个弟兄或许武艺惊人,可是他又算的了什么东西,不过一织席贩履之辈,居然敢当着他们的面呱噪。

    “锵”的一声,管亥已经抽出刀来,就要先宰了那个使节。

    按理说敢来担任这种使命的,胆量也不会太小。问题在于刘备也不过是区区一个平原相而已,手底下又能有多少能人异士?就算是有也不是能在这种任务上面随意浪费的。

    这次负责传信的不过就是刘备衙内寻常的一个小吏,充其量也就是口舌伶俐那么一点。可是面对着管亥,这小吏早就脑袋发懵,哪还能发挥自己的这个优势?

    严绍帐下的诸将除了赵云面露不忍之色,似是想要阻止之外,其他人也都冷眼旁观,并不打算理会这件事。

    所谓主辱臣死,那刘备不过是一织席贩履之辈,却在书信中对严绍暗藏讥讽,这叫他们如何能不怒?先杀一个信使不过是对刘备的一个警告罢了。

    看着那小吏吓的瘫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