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矢就像雨点一样落在城头上,许多兵卒都躲在墙垛的后面,躲避着箭雨的洗礼,唯有攻城的军士从云梯上面攀登上来时,才会冒险从墙垛后面探身或是将云梯推开,或是用石块跟滚木等教训一下云梯上的军士。

    然而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必须暴露在箭矢的威胁下,若不是还有盾牌稍微遮挡一下,只怕伤亡还要更大一些。

    身着戎装,在亲卫们的保护下,郑奇冒着风险攀上城头。下望去就见数不清的北海兵正扛着云梯杀过来。其中还有十数个巨大的井栏,正被四周的军士奋力推动着,每个井栏上面都有二三十个军士手持硬弩,只要城墙上面有人露头便是一阵洗礼,不少人都是被这些弩手射死的。

    临淄城的城墙已经算是很高大了,然而这些井栏的高度隐隐还要比临淄城的城墙还要高上那么一两分来。井栏上的军士居高临下,占尽了优势,可想城头上的士卒感受如何。

    认真的讲,真正对守军威胁最大的并不是那些投石车,甚至都不是冲车。前者固然声势骇人,严绍更是让人打造了数十台的投石车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