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周仓还是管亥,都是能称之为猛将的存在。或许他们跟甘宁、赵云等将相比要逊色许多,但在普通的士卒面前却是毋庸置疑的怪物,再加上那些同样可以看作是小怪物的敢先军将士们,城墙上面很快就被清扫一空。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周仓等人所在的这段城墙上已经攀登上来了不下两三百人。或许这个数字对一场战役来讲并不算什么,对守军而言却象征着大难临头…

    “把他们赶下去,把他们赶下去!”

    眼见越来越多的北海兵马攀上城墙,一个将领焦急的喊道,汗水早已布满他的额头,顺着头盔往下流淌。

    他帐下的兵马都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不说管亥跟周仓那两个怪物还在前面,北海兵马的厉害他们都是见识过的,这个时候上去除了送命以外还有什么?

    军令之下,他们到是冲了几阵,只是在被击退之后,便偃旗息鼓。

    那将领看来,急的直跳脚,可是却毫无办法。他到是可以动用军法,或者是砍下几个士卒的脑袋来提振士气,只是这么做的后果未必会令他开心。那些士卒也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